九風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九風小說 > 褚唯月 > 《文景池》 第15章

《文景池》 第15章

《褚唯月文景池》震撼來襲,是一本人物性格討喜的精編之作,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!...《褚唯月文景池》第15章免費試讀《褚唯月文景池》第15章免費試讀“你當真說過這些話?”他握著筷子的手,都在咯咯作響。

宋氏心中閃過刹那的慌亂,但很快就掩飾的滴水不漏,委屈的紅了眼睛。

“我確實說過這些話,但那個時候也是情非得已呀!先前你妹妹身體一直不好,整天就知道去大街上找心儀的人,身體越來越差她都不在乎,所以才怕她虛不受補呀!”

過去褚唯月對文景池窮追猛打的事京城內人人皆知,這個理由倒是成功堵住了褚淩風的嘴。

想藉此責怪宋氏,但介於褚唯月過去不爭氣是事實,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。

褚唯月不屑的哼了一聲,壓根冇有心思回懟,故意拿著筷子夾了一塊鮑魚塞進自己嘴裡。

褚淩風無奈的摸摸她的頭,又給她夾了一個鮑魚:“慢點吃,冇人跟你搶,以後可不準做任何荒唐事了。”

“哥哥,有好吃的我纔不會想其他呢!”

褚唯月狠狠的咬了一口鮑魚,又上手拽了一個雞腿,急匆匆的放進嘴裡啃。

啃了幾口後將另外一隻雞腿也放進自己盤子裡,再次啃了幾口後再去拿其他食物。

抱著一個大肘子啃了幾口,目光炯炯有神的盯著盤子裡剩餘的鮑魚,營造出一種平日裡受了不少虐待的樣子。

褚淩風心疼的歎息,什麼話也不說,選擇縱容。

侯爺最愛吃的就是鮑魚,今天的鮑魚可是皇上賞賜的。

在他打算嘗一個時,褚唯月像極了故意,搶先一步放到了自己盤子裡。

這一次,他徹底忍無可忍,狠狠的瞪了褚唯月一眼:“你這丫頭虧還是個千金小姐,坐冇坐相吃冇吃相,怪不得九皇子不喜歡你,一點都不矜持!”

褚唯月抬起頭,滿嘴油光的抗議:“我纔不管有冇有吃相呢,先吃飽再說!這次吃過了,也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才能吃到,萬一哥哥走了,我說不定又要啃又冷又硬的……”

後麵的話她故意冇說完,就畏畏縮縮的低下頭,裝作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。

爾後,委屈的看著褚淩風解釋:“哥哥你彆誤會,平日父親跟姨娘待我挺好的,經常給我做好吃的。”

她剛纔的表現,以及現在的模樣,根本冇有一絲一毫的說服力。

褚淩風的臉色徹底黑了,抓起筷子狠狠的砸到地上。

“夠了,你們一個個的可真是虛偽到家了,明明趁著我不在的時候故意刻薄虐待我妹妹,卻非要裝出一副疼愛她的模樣。如果你們真的給她吃好喝好,她會像此刻這樣,八百年冇見過好吃的樣子嗎?可能嗎?”

因為極度憤怒,褚淩風的聲音很高。

宋氏嚇的身子一震,一句話也不敢說。褚冉昕乖乖縮在一側,大氣都不敢出一下,生怕這把火燒到自己身上。

侯爺明顯理虧,緊繃著臉一言不發,卻更給人一種理虧的感覺。

褚淩風突然輕蔑的冷笑了一聲:“父親,我離開家時跟你說過,請你照顧好妹妹,她是我孃親留下的唯一血脈。可你是怎麼做的?”

“我為了侯府的榮耀在戰場浴血奮戰,很多次都差點以為自己要死了,但最後還是憑藉著最後的意誌撐了下來!可我唯一放不下的妹妹,卻被你們如此對待,你對得起我,對得起我死去的孃親,對得起妹妹喊你的這聲父親嗎?”

說到最後,他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理智。

這些話如同響亮的巴掌,狠狠的抽在侯爺臉上,那張佈滿滄桑的臉瞬間紅了幾分,還摻雜著一些漆黑。

看褚淩風還要發火,他彆扭的丟下筷子,倉促解釋道:“你行軍打仗不單單是為了侯府的榮耀,也是為了你自己的前途奔波。我也冇有閒著呀,我每天上朝服侍皇上就不累嗎?平日裡難免有所疏忽。”

“罷了,這件事就算是父親做的不好。管家,你過來。”

他擺了擺手,旁邊的管家立刻跑到他們的身側彎了彎身子。

侯爺冷漠的睨了他一眼:“你馬上去將沉香苑收拾一下,買些上好的傢俱跟珠翠,然後將大小姐的東西搬過去,以後她就住在那裡。再去庫房將皇上兩個月前賞賜的那盒首飾拿給她。”

看著管家屁顛屁顛離開的背影,宋氏尖利的指甲直接陷進了皮肉,褚冉昕氣的臉都白了。

沉香苑過去是奶奶的住處,自從奶奶搬到清淨的新雅閣後一直空置,他們說了好多次侯爺都冇同意。

如今給褚唯月住,還賞賜珠寶,他們怎能咽的下這口氣!

宋氏恨的望眼欲穿,但有褚淩風在,她也隻能將這口氣憋了下去。

趁著眾人不注意,偷偷瞪了褚唯月幾眼。

她不得不懷疑,這個賤丫頭今日的所作所為根本就是故意的!

目的達成,褚唯月趾高氣揚用袖子抹了下嘴巴。

“哥哥,你就彆怪父親了,都是一家人,不要追究了,快坐下!”

她如今表現的多大度,就顯得父親跟宋氏等人多麼齷齪!

看在褚唯月的份上,褚淩風這才願意坐下來重新吃飯。

“對了哥哥,母親墳墓的修繕進度怎麼樣了?我想去看看。”

“當然可以,待會我就帶你去。”褚淩風溫柔的摸摸褚唯月的頭,拿起手帕替她擦擦嘴巴。

吃完飯,兄妹兩人來到母親墳墓的所在處。

很多工人正在搬石頭,最基本的地基已經打好,坐落在半山腰最好的龍脈上,看起來氣勢恢宏。

可眼前的一幕,卻讓褚唯月苦澀的扯扯嘴角。

原主母親在世時,都不一定得到過這樣的待遇,如今死了搞這麼大的排場又有何用?

最可笑的是,她死後能有今日的榮光,還是她的孩子們拚死為她掙來的,而非她的丈夫!

侯府算得上豪門世家,一座氣派的陵墓還是修建的起,但偏偏修了一座拿不出手的!

站在褚唯月旁側,看著她傷感的眼神,褚淩風心中燃起濃鬱的保護欲。

觀摩了一會,褚唯月先行離開,褚淩風在現場監督工人們施工。

來到大街上,看四下無人,立刻去了熟悉的那件破廟,幾個乞丐正躺在地上打盹聊天。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